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比特派usdt转账矿工费】实探“倒在B轮”的芯片公司诺领科技:目标做中国高通,现在“人找不到了”

【比特派钱包官网】

原标题:实探“倒在B轮”的芯片公司:目标做中国高通,现在“人找不到了“

一家名为“诺领科技”IC芯片公司倒在B轮的消息在芯片圈刷屏。在业内看来,即便是拥有豪华的创业背景也抵不住芯片市场降温带来的冲击。

7月29日早间,第一财经记者前往南京实地探访诺领科技总部,发现目前办公地已是人去楼空,公司挂在前台的logo已被摘下,办公区停水停电,部分芯片制造和测试设备被随意堆放在办公室内。一些重要的物品如部分人员的档案、墙上的荣誉证书等都未带走。

记者尝试拨打诺领科技官网电话,但截至发稿前,通话未能接通。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该公司目前仍为存续状态,但记者在其官网看到,该网站已暂停服务。

今年以来,低迷的市场环境宣告着持续两年的半导体投资热潮已经降温,投资人不再追着芯片公司跑,二级市场的芯片概念股也进入调整震荡期。

据爱集微跟踪的近140余个半导体板块核心股票中,1月到4月份市值增长的只有5家,平均跌幅达到35%,最大跌幅超过60%。其中,科创板上市的14支半导体新股中有12支一度跌破发行价,9支首日破发,破发比例达64%,未盈利企业100%破发。

诺领科技南京办公室“人去楼空”

诺领科技是一家无晶圆厂IC设计公司,曾在2020年9月获得2亿元B轮投资,融资投资方包括了盈富泰克、中金资本旗下中金启泓基金、南京江北佳康科技基金、盛宇投资、光远数科、九合创投、江北科投等多家投资机构。但在近期传出倒闭的消息。

根据诺领科技公布在爱企查上的地址,29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找到了位于南京江北新区产业园的腾飞大厦C座的1803、1804室,但是到达现场后,发现在此办公的是长晶科技而非诺领科技。

腾飞大厦物业告诉记者,诺领此前确实是在此办公,但是在2021年1月之前已搬离该地址,诺领搬走之后长晶科技便入驻了。物业对此表示,产业园区内常有企业搬离。

随后,记者根据物业提供的新地址前往江北新区研创园共享空间,并在共享空间的16楼找到了诺领科技的办公地。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办公地已是人去楼空,零乱的现场显示公司人员搬离得相当匆忙,记者甚至在一位员工桌上发现了银行卡。

当记者询问诺领科技的有关消息时,共享空间的物业表示他们也在寻找诺领,公司去向未知。据物业提供的消息,诺领原计划于今年7月初搬离,但是由于需要处理水电业务和其他事情就一直拖到现在。“财务也已经走了,反正人找不到了,相当于走的特别急。”物业表示,在六月底的时候就有员工在准备搬东西。

诺领在搬离前已经拖欠了共享空间两个月的水电费。“刚开始是因为水电费没交,公司回应称财务在调整人员,资金没过来,后来第二个月没交的时候,就听到办公室有人说他跟园区报备说马上要搬走。”物业透露。“而且他们好像在这里压几十万?一下押这么多就跑掉了”。

目前,共享空间已经从诺领在共享空间的32万元押金中扣抵水电费用,剩余费用将在联系上诺领科技后返还。来自江北新区研创园的消息称,诺领在16楼的办公地目前已被租赁给同楼的另一家公司。

在物业系统查询到的信息显示,诺领科技在共享空间16楼的租赁合约期为2021年1月1日到今年的7月30日,租金为153,600元每年。截至目前,诺领方面共支付给共享空间租金243,200元。据物业方面透露,诺领共与共享空间续签过两次合同,最后一份续约合同是在物业的催促之下补签的。

曾立志成为中国高通却“倒在B轮”

诺领科技的研发方向是蜂窝IoT无线通信领域,满足蜂窝物联网(imToken钱包app)需求的全集成、低功耗无线SoC解决方案,窄带低功耗广域物联网(imToken钱包app)是诺领科技在踏足物联网通信细分领域时给自己的定位。

根据官方发布的信息显示,B轮融资的资金也将主要用于NB-IoT芯片产品量产,设计下一代产品以及开拓下游细分市场。

 办公室内的荣誉墙还留着各类证书 办公室内的荣誉墙还留着各类证书

从团队背景来看,诺领科技拥有来自于业内科技大公司的大拿级技术骨干。据公开资料显示,诺领的创始人为王承周,曾担任过Quantenna 初创技术骨干,拥有北京大学学士学位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博士学位。孔晓骅则是团队中的又一技术领头人,孔曾是高通资深工程总监,拥有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博士学位和清华大学学士学位。

从赛道来看,诺领科技所在的物联网通信赛道曾经是芯片创业领域的热门项目。

以NB-IoT为例,从技术上来说,NB-IoT是基于窄带(imToken钱包app)的蜂窝物联网技术,专门为低功耗、广覆盖物联网业务设计的方案,而这两年随着标准的落地以及技术成熟度不断提高,如智能井盖、智能路灯、车联网、共享单车等热门应用层出不穷。GSMA曾经统计预测,NB-IoT的出现将极大促进蜂窝物联网产业发展,在2020年将有30亿物联网连接承载在运营商网络上。

但在拿到B轮融资的当年,诺领却在8月开始注销其旗下公司诺领科技(imToken钱包app)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而后,2021年6月,诺领科技(imToken钱包app)有限公司进入简易注销程序。

企查查技术人员对记者表示,简易注销一般指的是符合条件的企业办理注销登记的简易程序,简易注销简化了注销程序、公告方式和登记材料。简易注销的公告期为45日,公告期满后,企业方可向企业登记机关提出简易注销登记申请。

根据公告的时间,上述两家公司目前均已注销。

 记者在现场找到的荣誉证书 记者在现场找到的荣誉证书

对于公司的经营状况,有员工在社交平台表示,孔晓骅在2020年离开了诺领科技,而离开后该公司也再也没有融到资金,这是该公司最大的转折。“创始团队意见出现不一致,有分歧,导致(imToken钱包app)分崩离析。”

截至发稿前,记者并未联系上诺领科技,官方网站已无法打开。

投资市场降温

与芯片初创公司处境相比,一二级市场的表现同样令行业感到担忧。泡沫破灭、热度减退的趋势在市场蔓延,而对于芯片公司的创业者而言,“被机构追着投”的时代或许已经过去。

进入2022年以来,A股市场接连出现多支新股破发的情况。截至4月22日,在A股目前发行的106支股票中,有33支股票上市首日破发, 破发率约31%;在科创版发行的39股票中,有21支上市首日破发,破发率约54%。半导体领域更是破发的“重灾区”,在科创版上市的14支半导体新股中,有9支首日破发,破发比率高达64%。其中唯捷创芯跌幅超过36.04%。

在破发的股票中,纳芯微更是遭遇了“历史罕见”的弃购。根据2022年4月17日晚间纳芯微披露的上市发行结果公告,在上市首发的2526.6万股中,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数量38.15万股,弃购金额7.78亿元,弃购股数占本次发行总规模比例的13.38%,占网上发行总数872.35万股的38.76%。有近四成网上中签散户选择了弃购,弃购比例创下了注册制改革以来新高,弃购金额创下A股史上最高,引发市场关注。

无论是芯片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明白,过往靠着海龟背景甚至是大公司的从业经历,用PPT“拿下”数亿天使轮的时刻已经过去。

蓝驰创投合伙人石建平则对记者表示,半导体行业本身整体技术门槛与对人才的要求就高,估值在起始阶段就不低。随着项目流片成功、获得客户认可,在行业中抢跑到领先位置,更能获取较高溢价,但在这样的“透支”下,如今的估值下降、泡沫破裂也合理。相对而言,虽然整个二级市场芯片公司市值回撤不少,但相较其他行业而言并不夸张。

创新工场投资董事兼半导体总经理王震翔对记者表示,团队近期确实遇到过与上轮平价融资的项目。“但不光是半导体领域,整体一级市场都更理性了一些,这是好事,一级市场的估值还是比二级市场的倍数还是要高。”

“目前IC规模没有50亿,是不适合做创业的,或者说很难做一个独立IPO公司。”某一线人民币基金信息科技方向投资人曾对记者表示,芯片技术难不难并不是最重要的,还应该看够不够稀缺,从稀缺性来看这个市场,再琢磨团队。

芯片行情分化严重

市场的低迷环境即便是对于大公司来说也感受明显。

29日凌晨,英特尔(imToken钱包app)发布财报,由于二季度受数据中心芯片需求下降和PC出货量急剧下降的影响,销售额和利润远低于分析师预期,股价在周四晚间交易中跌幅一度达到12%。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认为,大部分亏损是由经济放缓造成的,但该公司未能按时生产更好的产品也是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Gelsinger表示:“十年以来都没有看到过这种水平的库存修正。他认为,库存水平已经触底。

台积电总裁魏哲家则在7月14日在二季度法人说明会上表示,预计2023年半导体库存修正需要数个季度,2023年将出现一个典型的芯片需求下滑周期。

据富邦投顾报告,联发科已将全年智能机芯片出货量预期小幅下修到5.7大6亿组。其中天玑9000芯片2022年出货量可能从原来估计的1000万套,缩减到了500~600万套。此外,天风证券显示,高通下调旗舰级芯片平台骁龙8 Gen1下半年订单约10-15%,SM8475与SM8550 出货预估不变,预计SM8550 今年底出货后,将SM8450 与SM8475 降价30-40%,以利于出清库存。

根据Tech lnsight的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整体的半导体库存天数已经由96.2天大幅攀升到了103.2天。

但在砍单降价等消息层出不穷的同时,也有消息称德州仪器和博通计划提高芯片价格并已通知客户,英特尔、高通和Marvell也被传出涨价消息,汽车行业不少厂商称仍受“缺芯”之苦,某些芯片型号价格仍在飙涨。

相对于消费电子领域市场疲软、价格骤跌,汽车、工业、云服务器等领域的芯片需求依然旺盛、价格高企。业内人士指出,这些应用领域对产品要求较高,大多客户为了保证产品的性能和质量,仍以选择品牌厂家为主,正所谓“僧多粥少”,部分芯片型号甚至“一芯难求”。

如汽车级芯片,该市场当前主要由少数几家垂直整合能力非常强的芯片厂商所占据,其中在汽车底盘控制、转向控制及热系统管理上,可选择的功率器件少之又少,如今更是紧缺。比如,闻泰科技旗下安世半导体一款用于热系统及转向控制的芯片BUK7J1R4-40H原常态价格约在6元,如今因为缺货价格可报到100多元,价格翻了接近30倍,据传部分传统TIER1因拿不到资源甚至已通过车厂直接干涉希望得到资源配置。

另据相关市场消息,英飞凌的AUIRS1170STR芯片原常态价约8-9元,如今已涨至两三百,该芯片主要应用于汽车直流-直流转换器、汽车SMPS、高功率工业SMPS;ST的汽车智能功率IC-四通道高边驱动器芯片VNQ7050AJTR价格从7元左右的常态价涨至如今的500元左右;恩智浦应用于车载娱乐的芯片MCIMX6U7CVM08AD官方价格约185元,现涨至800多元。

再如对算力、能效、可靠性等有较高要求的云服务器领域,安世半导体专门用于热插拔的芯片PSMN3R7-100BSE原常态价格在8元左右,如今因为国际服务器巨头订单飞涨,此芯片价格飞速飙升到200元左右,且目前还处于大幅缺货状态。

市场分析认为,如今行业这种“一边砍单降价,一边缺货涨价”的两极分化现象,透露芯片市场从结构性缺芯转向局部和特定应用领域缺芯,对于汽车等领域的芯片供应商而言,仍将有较明显的业绩增长。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imToken钱包app)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币安钱包官网下载|币安钱包app最新下载|Trust Wallet中文版|Binance官网 » 【比特派usdt转账矿工费】实探“倒在B轮”的芯片公司诺领科技:目标做中国高通,现在“人找不到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www/wwwroot/kaizok.com/wp-includes/class.wp-styles.php:214) in /www/wwwroot/kaizok.com/index.php on line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