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比特派派银行和派钱包-寺库人去楼空

【比特派钱包官网】

来源:北京商报

寺库的危机正在不断浮出水面。8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探访发现,曾经摆满了奢侈品的寺库大厦如今已空空如也,仅剩5层还有部分工作人员,大厦内还专门设立了消费者维权中心。不仅如此,一年内寺库已两次被申请破产重组,还被昔日的合作伙伴冻结了千万资产。有分析人士直言,做奢侈品的垂直电商只靠低价抢市场并不能自我造血,很容易被消费者抛弃。

总部仅5层有员工

8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寺库北京总部时发现,位于一层的线下体验中心如今已经空空如也。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解释称:半年前寺库大厦就已开始搬东西,现在大楼1至4层均已搬空,仅剩5层还有部分工作人员。记者在寺库大厦发现,为了应付投诉和维权人员,寺库在一层电梯口旁专门设立了维权前台服务。

对于寺库大厦一层北京线下体验中心已空的原因,前台工作人员解释为“要调整格局再装修”。但据《财经天下》周刊此前报道称,寺库大厦代理商透露该大厦的业主王府井商业集团正在考虑整体出租,因为寺库正在计划全部退租。

现阶段,寺库大厦的租赁情况暂无明确信息,负责附近写字楼租售业务的中介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暂时没有收到寺库大厦可以出租的消息,“这一栋楼整租一年的租金在三四千万元”。关于寺库大厦的上述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寺库品牌方进行核实,但截至发稿暂未回应。

如果这笔租金不打折,对于当前还在亏损的寺库来说可谓是一笔巨款。寺库递交的2021年年报显示,集团全年营收为31.3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60.2亿元下跌48%,净亏损达到5.66亿元,同比扩大6倍。截至发稿,寺库的市值仅有1774万美元,巅峰时期市值则达7.7亿美元,市值缩水近98%。

人去楼空的不止线下体验中心。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寺库位于亦庄的物流仓库中心越海全球物流,但门口安保人员则表示寺库已经从这里搬走,“最近好多人都来找他们”。对于寺库是否还有北京仓库的问题,寺库大厦前台的相关负责人表示,“还有,但不方便透露在哪”。

寺库微信小程序线下门店信息显示,目前寺库在中国内地还有12家线下门店,但北京线下体验中心已不在其中。“寺库重庆二奢金科店”工作人员表示,“本店是和寺库合作的门店,全国基本上都是合作模式或者库店,公司都不是一个主体,但上海的门店是直营”。北京商报记者随即拨打了寺库位于上海的线下体验店电话,却显示为空号。

有消费者在小红书发帖表示,因在寺库寄卖的包已卖出却未收到货款,于是到寺库上海南京西路的线下体验中心维权,却发现门口贴着因盘点故闭店的公告。“门上贴着盘点,实际一楼和三楼的线下店全部搬走了。”

供应商不愿给寺库发货

总部人去楼空之余,寺库也正在面临着昔日合作伙伴们的抛弃。“我们公司已经打赢了一个和寺库的官司,追回了100万欠款,但还有100万的官司在打。”一位曾是寺库供应商的张先生(imToken钱包app)表示,“现在几乎不会再有供应商愿意给寺库发货了。”

在寺库大厦一层,北京商报记者看到一名女士正在不断向寺库前台人员催促要求还款。寺库前台人员向该女士承诺,每周一都会打一部分款。这位女士向记者表示,“在寺库寄卖了很多奢侈品,但一直没有收到货款”。

北京商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看到,仅2022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与寺库相关的已公开案件就有近百起,且几乎都与买卖合同相关,寺库则多为被告方。其中,7月27日发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普拉达时装商业(imToken钱包app)有限公司申请冻结寺库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的财产。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之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实施查封冻结,期限为一年。

不止被冻结财产,寺库在一年内已两次被申请破产重组。8月10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审查,申请人为赵冬萍;2022年1月,柴晨旭也曾申请对北京寺库进行破产审查,但次日申请人却撤回了申请。

对于第一次被申请破产,寺库曾向北京商报记者否认并表示会保留追责权利。但对于最新一次被申请破产的问题,寺库却迟迟未作出回应。

即便如此,寺库App中的各项促销活动仍旧能让人眼花缭乱。在寺库App首页中,“818奢品好物节”的宣传字眼跃然纸上。“全场最高立减1800元”“新人大礼包5000元”等优惠活动层出不穷,且App上所有商品均可正常购买,寺库直播中也有不少个人商家在直播卖货。

垂直电商并没有竞争优势

作为曾经的资本的宠儿,寺库也有过高光时刻。自2012年开始,寺库已获得包括趣店、LVMH集团旗下基金L Catterton Asia等在内的多轮融资,并于2017年赴美上市成为了“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彼时如日中天的寺库也让创始人李日学公开表示,“要把寺库打造成为109年的企业”。

现如今,拖欠供应商、消费者货款的寺库,更是需要有新的资金流入才有可能“维持寿命”。一位接近寺库人士表示,“寺库一直在寻求新的融资,所以肯定不会放弃App的交易。只有不断有业绩,才有解决财务危机继续融资的可能性”。

2022年3月,寺库宣布已与Great World Lux Pte公司签署1.75亿美元的再融资协议。根据协议,寺库和Great World Lux Pte同意,为寺库2018年8月8日向Great World Lux Pte发行的1.75亿美元的三年期可转换债券进行再融资。

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指出,“再融资只是借旧换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作以新的条件重组原来的借款,对寺库来说可以延缓债务偿还到期的压力,但并不会从根本上减轻偿债的负担。目前寺库的前景不容乐观,投资者对寺库的预期也很难改观”。

对于寺库出现当下局面,时尚透明度创新中心发起人杨大筠认为,“寺库的商品价格却比品牌专卖店便宜很多,这是奢侈品品牌方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奢侈品集团们一定程度上也会去制约寺库这类平台的发展”。

他进一步指出,“货品的利润差则需要由寺库自己填补,长此以往,寺库是抵抗不住现金流和库存压力的”。杨大筠认为,寺库开放平台后,奢侈品的中国代理商以及其他渠道的产品在平台上进行销售,这也导致寺库上出现了真假混卖的情况,其核心竞争力被逐渐弱化。

《2019中国奢侈品电商报告》显示,奢侈品牌在中国的线上渠道非官方商家供货率为73%,非官方产品出货率达81%,客户买到假货的可能性超过48%。

而对于寺库未来的发展,有着十多年奢侈品电商从业经验的李女士则直言,“没有未来”。李女士认为,“对于垂直类电商来说,实际上并未创造真正的价值,只是靠低价抢市场,但并不能靠自身产血,所以垂类电商很容易被消费者抛弃”。

她进一步指出,“面对头部电商平台中的无数供应商,垂直电商并没有竞争优势”。头部电商实际上更像是商品搜索引擎,消费者很容易建立习惯性。当奢侈品电商不再提供高性价比产品时,顾客也就没有了忠诚度。此外,获取新客的成本也非常高,平均一人就能达到几千元,所以垂直类电商尤其是奢侈品类的商业模式很难有未来。

从寺库财报来看,2021年上半年,寺库GMV、订单总数、活跃用户等关键数据均呈现出下滑趋势,分别下滑17.7%、17.8%和13.6%。

北京商报记者 蔺雨葳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imToken钱包app)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币安钱包官网下载|币安钱包app最新下载|Trust Wallet中文版|Binance官网 » 比特派派银行和派钱包-寺库人去楼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www/wwwroot/kaizok.com/wp-includes/class.wp-styles.php:214) in /www/wwwroot/kaizok.com/index.php on line 18